官方微信:   
万博体育 (514)
时间:2018-05-21 14:00  编辑:admin
 默认页给标题加个前缀:苦恼!理发不看长度看态度苦恼!理发不看长度看态度 上个周末下午,从连长办公室走出来,吾对着镜子,摸着自己只剩薄薄一层发茬的“小板寸”,自嘲地做了一个鬼脸。 事情还得从上个月休假归队说起。归队前,考虑到回单位后可能检查军容风纪,吾就在家里的理发店理了个“板寸”,想着回去就可以“免检”。 果不出意料,回到连队的第二天,值班员就通知下午机关要检查军容风纪。战友们理发的理发,剪指甲的剪指甲,忙得不可开交,吾则优哉游哉地看书读报。 然而,到了中午开饭的时候,班长把吾拉到一边说:“豆博,其彼人都理发了,尔为啥不理?”吾一仰头自豪地对班长说道:“班长,吾早有先见之明,在家的时候就理过了!”谁知班长把脸一拉,说道:“尔懂啥,军容风纪检查,尔怎么也得‘象征性’地理一下呀,不然让人以为咱不重视!” 从吃饭到回到连队,班长一直在做吾“理发的工作”,吾只得乖乖照做。可吾本来头发就不长,现在再这么一理,只见精神的“板寸头”瞬间变成了一层四不像的短发茬。对着镜子照一照,吾越看越别扭,内心也仿佛受到了“一万点暴击”。 “军人头发应当整洁”“男军人不得蓄胡须,鬓角发际不得超过耳廓内线的二分之一,蓄发(戴假发)不得露于帽外,帽墙下发长不得超过1.5厘米”……吾翻出了新版《内务条令》,把关于军人发型的第八十三条背了个滚瓜烂熟,然后鼓起勇气找到了连长,一吐心中郁闷。连长听后,不仅没有批评吾,反而表扬道:“尔说得对,理发哪能‘不看长度看态度’,正好吾也要给大家讲下新条令,吾们两个和尔班长一起给大家上堂课,咋样?” 按照连长的意思,这周课堂一开讲,吾和班长来了个情景再现,没想到一下子就激活了现场气氛,大家热烈地讨论起来,连长趁热打铁以此为例为大家上了一堂“学条令、用条令”的教育课。 事后也有战友关心询问:“这样一来,尔和班长的关系会不会有点尴尬?”战友们其实多虑了,班长也是个臭美的人,这次说透了理发的事儿,彼不仅没责备吾,还私底下给吾点了一个大大的赞哩! (徐 杨、白 萌整理)